類別: 改造
主持建筑師: 孟巖

項目總經理:李雅麗    技術總監:姚詠梅    項目建筑師:黎靖 李永才
項目組:方雪 陸婧 劉羽  Bernat Riera, 金晨佳(方案設計)| 李永才 王喆(建筑施工圖)| 張溯源 崔誼 王思潔(設備施工圖)

 

7位建筑師被邀請參與位于西打磨廠街和鑾慶胡同之間7個院子的保護和修復設計,其中鑾慶胡同37號院是一套不完整的三合院,原本與北面臨西打磨廠街的院落相通,曾經做過日本醫院的宿舍。而規劃中有一條狹窄的內胡同把南向的3個院落也聯系到西打磨廠街上來,這樣也就多了一個從北邊內胡同里進入院子的入口。曾經的鑾慶胡同是一條寬不過三四米的小胡同,兩側密密匝匝圍滿了墻皮剝落的古老四合院。37號院里的原住戶早已搬離,房子經過了十幾年的空置已經損毀、頹敗不堪。南房中部的梁架已經塌下,屋頂、門窗也早已不見了。房內淤積的渣土有1m多厚,不知是哪一年飄來的兩粒種子發了芽,在屋內長成了兩棵大樹,其中樹冠頗大一棵沖破了屋頂,兩側的樹枝也頑強地破窗而出。冥冥之中的自然力量又卷土重來,重新占據了人類的領地而生發出新的生命。我面對這感人至深的一幕立即就動了惻隱之心,決定留下這不速之客,讓兩棵“破家之樹”和新的房子共生共容。37號院原本正門朝南,從西南角進入門樓再折向東進入內院。從北側打磨廠街來的人可以先穿過一條狹窄的內胡同繞過沿街的一層院落,再轉折進入到這隱匿在小胡同之中的新北門。兩側灰磚山墻的中部填充了一道竹鋼院墻,中間是一大扇通透的豎向隔柵推拉門。拉開之后閃出一個狹窄的門道,它并不對中而是向東側少許彎曲,把人引進一處豁然開朗的圓形庭院,灰瓦屋頂和四周環繞的竹木色的曲墻劃出一方寧靜的天地,灰色大方磚鋪砌的庭院之中植有一株玉蘭。

原本南房共有五個半開間,中部已經坍塌,兩棵大樹也就生長于此。順勢辟出中間兩個開間成為一個“屋中院”留住樹木,兩側的屋頂則按古法修復。為保證原有建筑面積不致減少,我們就把兩側廂房向院內適當加大,在中間留出一個葫蘆形的庭院,于是一個傳統的小三合院就演變成為一大一小、一明一暗兩個串聯的曲線形的小院,再加上有意收小的北入口門廊,形成了小兩進的“葫蘆院”格局?!昂J院”略微偏向東側,使得原來已采用“勾連搭”屋頂獲得大進深的西廂房得以進一步加大。曲墻上設有一系列可開合的竹鋼屏門,連續的豎向隔柵過濾了院中強烈的陽光也提供了相對私密的內部空間。而東側曲墻凹入東廂房檐下,讓一根檐柱暴露出來。曲墻如龍蛇游動般在規整的合院中穿行,劃破了原本過度嚴謹的空間秩序,新加的曲墻與原有建筑之間充滿了天窗,陽光穿過隔柵照亮了室內彎轉的墻面,也劃分出了自由靈活的休閑空間。與傳統四合院所有房子的窗戶都開向院內不同,內外邊界不再清晰;“葫蘆院”的墻面相對封閉,豎向隔柵時而阻隔室內外的對望,時而又掀開一角允許一瞥,隔柵與玻璃之間成一斜角,不同時段的陽光可以照進戶內,也讓人從南側觀看曲墻更為通透,北側看去會更為封閉,隔柵在東西兩面墻上也方向不同,隨著人在院中行走,墻的通透與開合也不斷變化。相比傳統合院的空間體驗,“葫蘆院”中室內空間向天空開放、向院內封閉的空間反轉更強化了院落圍合的向心性和精神性,反襯出中間空無一物的院子才始終是建筑的核心與高潮。

兩道曲墻向南延伸抵達另一個狹窄的開口,從這里進入第二進位于倒座房內的屋中庭院。南房僅僅修復了東西兩邊的三間屋頂,中部兩間的屋頂用原先木架尺寸的竹鋼梁架搭接,椽子采用十字交叉竹鋼構件組合,在小院的正上方勾勒出葫蘆形的輪廓。通透的竹鋼板屋面一方面呼應了原有屋瓦的尺度,又形成屋面中間更為通透的效果,給屋中小院引入充足的陽光,便于樹木生長。陽光透過隔柵屋面落下,院里樹影斑駁,南墻上開有一條垂直窄縫,在一墻之隔的鑾慶胡同與屋中小院之間留下一處對望和想象的縫隙。從這最后一進小院北向回望,曲墻回轉之間露出青磚灰瓦、綠樹藍天,層層疊疊,無限延展。從南側進入“葫蘆院”會有與北側進入截然不同的感受,從南大門進時先遇影壁,東拐進小門廊,從右側進南房,或直行推開暗隔柵門進到院中間。小院從使用上可以分為3個小單元,東廂房與東南角一間可以作為一套完整的小LOFT公寓居住,東廂房南側隔出來的一個小庭院接納了冬季溫暖的陽光,院墻的反射讓倒座的南房更加明亮。西南一角是兩開間的辦公空間;進深較大的西廂房可用作展覽和活動空間,這些空間可分可合,位于南北的兩個入口也可單獨使用。

不同于橫胡同四號院里用輕質通透的竹鋼屛墻重新界定都市合院內的公共與私密空間,“葫蘆院”的實驗更進一步關注瑣碎日常生活之上的精神性空間,這也是四合院最為內在和本質的生活內涵。我們幾年的研究和實驗證明:即便是這樣一座破敗的小院,在保持原有院落肌理不變的情形下,也可以通過當代的設計語言植入兼具傳統人文精神的生活空間。它重塑了傳統合院的向心性,重拾起中國文人大隱于市、通過營造內向的小天地物化外部和本心的自然,重建喧囂鬧市中內心的平和?!昂J院”的原型源于中國文人古老的理想世界——桃花源,然而它不是虛無縹緲的遙遠幻影,而是就在都市日常之中。它也并不完全與世隔絕,它一直保有一條聯系外部世界的出口,雖不易被發現,但通過“若有光”的黑暗通道而抵達一方平和內斂的小天地。在當下它不再是一片四面環山的田疇村落,而是都會之中的殘山剩水,一片天、一瓢水、幾株樹,所向往的恰是大都會喧囂之間若隱若現般芥子須彌式的存在。這一實驗的意義在于它通過自我隔絕以期重建與外部世界的聯系,于是這葫蘆小院作為一項實驗便有了原型的意義,它試圖以小博大,宣揚微小個體存在的價值。通過層層圍合中裁剪出的一片天空揭示出一種更具普遍意義的舊城再生的空間模型,在外部盡可能保持原有傳統格局和歷史風貌的情形下,內部可以衍生出另類獨特的空間體驗。

 

項目信息:

項目地點:北京前門東區    項目時間:2015-2017
項目狀態:建成    用地面積:335㎡    建筑面積:234㎡
業主:北京天街集團有限公司
合作:(結構)荷捷建筑顧問(北京)有限公司
(施工圖)互聯盟建筑設計(北京)有限公司
攝影師:楊超英 呂博

 

項目發表:

視頻.“葫蘆院”參展2021第17屆威尼斯國際建筑雙年展
Embracing an Evolving Urban Landscape While Respecting the Passage of Time. BEAUTY AND THE EAST. Germany: gestalten, 2021: 184-187.
張曉春 李翔寧. Multifunctional Complex No. 37 Luanqing Hutong—Rethinking the Open Space.THE PLAN.2019(112)048-056
都市實踐.葫蘆院—鑾慶胡同37號.中國現代竹建筑.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19:119
都市實踐.北京鑾慶胡同37號“葫蘆院”. Archdaily建筑網站 2021.5.4
URBANUS.Luanqing Hutong Courtyard House. Archdaily website 2021.5.4
URBANUS.URBANUS transforms ruinous hutong in beijing with sinuous intervention. designboom website. 2021.5.3
都市實踐.葫蘆院 – 鑾慶胡同37號院,北京.谷德設計網. 2021.4.30
URBANUS.Quad of Gourd—No.37 Luanqing Hutong, Beijing. gooood website. 2021.4.30
都市實踐.葫蘆院:北京鑾慶胡同37號院. 有方空間網站 2021.4.30